Site Map
網站地圖
股票代碼:600763 SH
呂建明:我想做一家有使命感、基于價值觀運營的好醫院,就像梅奧一樣
2020-06-01 11:27:11

微信圖片_20200601100711.jpg

他早早投身商海,獨具慧眼,選中醫療服務產業這條長長的“雪道”,讓資本的“雪球”越滾越大,讓企業成為國內口腔醫療界翹楚。


他胸懷夢想,希望建成一間像美國梅奧診所(Mayo Clinic)一樣有使命感,臨床、科研、教學三位一體的非營利性醫院,將醫學精神和科學精神完美結合。


通策控股集團董事局主席、通策醫療董事長呂建明,畢業于杭州大學中文系,習慣用人文科學的思維方式詮釋商業世界。


由浙商總會公益慈善事業委員會出品、都市快報快公益策劃、浙江中煙工業有限責任公司支持的“浙商·責任之魅系列訪談本期推出:

呂建明:我想做一家有使命感、基于價值觀運營的好醫院,就像梅奧一樣

微信圖片_20200601100744.jpg

呂建明

通策控股集團董事局主席

通策醫療董事長



問:您認為通策的核心競爭力是什么


呂建明:如果每一個醫生,每一個護士都有這種“場”的意識,就會形成一種能量匯聚的文化,這種文化才是最有價值的。這才是真正的“護城河”、一種文化的堡壘。它一旦形成,別人是很難競爭的。醫療更像人文,從它形成的氛圍和跟客戶的這種接觸面來說,它更是一個人文的系統。



1992年底,呂建明決定“換一種活法”。從杭州大學中文系畢業后,他在浙江省殘疾人聯合會工作了幾年,“學會了與社會最困難的階層打交道,對歧視的現象有了深刻的認識”。同時,他也發現了自己工作的局限性,萌生了放下“鐵飯碗”去做企業的念頭。


1993年11月,呂建明“下海”投身房地產業,先后成立了浙江通策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、浙江通策房地產投資集團股份有限公司。2000年后,房地產業的高峰興起,通策集團乘風而上,獲得過“杭州市十大城市運營商”稱號。


在這個過程中,呂建明也發現了房地產業的掣肘之處——調控引發的政策和金融上的變化、不穩定的現金流。2004年,通策開始探索轉型。


2006年,通策成功收購杭州口腔醫院。進入醫療行業,呂建明慢慢對醫療有了新的認識:“醫院的資源、口碑和品牌都要積累。醫院有一種‘場’,對醫生的影響,對病人的影響都非常關鍵。”

微信圖片_20200601100905.jpg

 2005年的杭州市口腔醫院 


剛開始做口腔醫療的時候,通策選擇像開“星巴克”一樣開口腔醫療連鎖機構,卻遭遇了發展瓶頸。“當時,全球范圍內也沒有比較成熟的樣板可以借鑒。我們就自己嘗試。第一步就是把小的門診部和診所全關掉了。”呂建明說,“牙科帶有很大的手工業屬性,不可能把一戶一戶的手工業者或者一戶一戶的農戶,整合成一個大產業。農場是一個產業,農戶的連鎖就不是。資本可以做農場,不能做農戶的聯合體。就像大的口腔醫院是口腔醫療人力資源的蓄水池,我們只能做大的能量‘場’,不能做個別醫生為主的診所。”


如今,呂建明所執掌的通策醫療,已經是中國第一家以醫療服務為主業的主板上市公司,也是中國最大的口腔醫療機構之一。回過頭來再看醫療的本質,呂建明有四個清醒的認識:

第一,要以客戶為中心;

第二,醫生是醫院的主人;

第三,單個醫生的結合不能成為一種商業模式;

第四,醫療資源投放的半徑不能過大,要圍繞中心醫院去布局。

“我們看到了清晰的方向,有了這些認識以后,才會有今天這樣的成績。”



問:通策在踐行企業社會責任方面做了哪些工作? 


呂建明:我們從事這個行業本身就應該從公益的角度去看。解決人的病痛,解除未來的隱患,所花的每一分錢不是即時價值,而是持續的價值。公司所有的人的每一個行動,都應該給人帶來最好的價值,給社會帶來最好的價值。這也是我們企業的價值觀、我們的使命。



“所謂‘公益’是公共利益,對別人有利的事情。”呂建明說,“你不做對別人有益的事情,就沒有價值。公益對我們整個國民素質有很大影響,我們堅持做這件事情肯定是對的。”


2015年7月,通策集團牽頭發起成立浙江存濟醫療教育基金會。在呂建明心中,希望基金會在未來能夠為中國現代醫學的長期發展奠定系統的、堅實的、高水平的基礎,推動醫學基礎研究,引進世界先進醫療技術,提高醫療教育水平,培養醫療高級人才,福澤民生。


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丁仲禮這樣定義“存濟”:“‘存’是存真去偽的科學精神,‘濟’是濟世救人的醫學精神,科學精神和醫學精神的結合叫‘存濟’。”


而在呂建明眼中,“存”是“使存”(save),“濟”是“救濟”(aid),這是通策的理想,也是他們的行動指南。在今年抗擊新冠疫情的戰斗中,就有“存濟”人的身影。武漢存濟口腔醫院的醫護人員,紛紛寫上請戰書,組成存濟“抗疫情醫療小分隊”,分三批支持抗疫一線。

微信圖片_20200601101032.jpg

 杭州口腔醫院的醫生在診療中 




問:通策理想中的社會價值要如何實現?


呂建明:要讓一個有使命的醫院、醫學院,一個臨床、科研、教育一體的醫院,作為企業上市公司的母公司。上市公司壯大以后的價值為它服務,利潤為它服務。當然它所產生的可以商業化的東西,創新藥、技術等,源源不斷支撐這個上市公司的發展。同時我們的醫生們有一個殿堂級的環境。這是我的理想,這是有希望的。



呂建明對通策醫療的最終期待,是深刻改變醫療行業架構,不僅僅是口腔醫療,而是整個健康產業。


“我想做一家真正的好醫院,就叫做‘存濟醫院’。它要像美國梅奧診所一樣,是一家以團隊精神、多學科合作,真正解決問題的精品醫院。這家醫院是非營利性的,包含研究所和醫學院,不是為了賺錢而存在。它可以像西湖大學一樣接受捐贈,它建立的目標是要解決人類的問題,解決疑難雜癥。”


在呂建明的理想中,這家醫院要作為上市公司的大股東;上市公司負責盈利,作為支撐非營利性醫院的源頭活水。為人類進步攻堅克難的項目,就放到存濟醫院;有些已經很成熟的、可以標準化、能解決很多人問題的東西,就放到上市公司。


呂建明說:“這是我理想中通策醫療未來的結構,估計要花費200億元左右,建醫院100億元,再去運營和找到全球最好的、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做。現在我們有300多億元的市值,我想通策醫療達到1000億元市值以后,我們就能夠支撐這個理想。”

微信圖片_20200601101454.jpg

 杭州口腔醫院內景 




問:您為什么給浙江大學捐贈2億多元,重點關注哪些方面?


呂建明:之所以對浙大捐款,一個因為我是校友;二是一個運作很好的、有溫度的社會,它就需要有這樣一種互動。你很難說是有具體的目的性,但我喜歡這種文化。我喜歡我自己和我的家人和朋友們都生活在這樣一種氛圍里面,它有人的溫度在。



在呂建明看來,做醫療一半是教育,一半是治療。醫療資源的積累、未來人力資源生產的過程很長,老百姓的健康意識跟教育連在一起,無法想象把醫療和教育徹底分開。


2017年,通策集團向浙江大學教育基金會捐資2億元人民幣,計劃整合醫學教育、科研和醫療服務領域的國內外優質資源,培養高等醫學人才。呂建明還以浙大校友的身份,為浙江大學新成立的張曦藝術與考古教育基金捐資2000萬元,重點支持浙大藝術與考古博物館的建設和發展。

微信圖片_20200601103050.jpg

 呂建明(右)捐贈張曦藝術與考古教育基金 


“歷朝歷代,為什么我們的科學藝術就是不發展?因為過于實用,就是該‘奢侈’的地方不夠‘奢侈’。尤其是大學,就應該有花不完的錢。”呂建明說,“所有的大學就像藝術一樣,甚至科學也和藝術一樣,它是個奢侈品,你要有一種推動力去激勵一些人義無反顧地去做這件事情。藝術上面要舍得去浪費,因為那不是制造標準產品,要有人天馬行空地去想象。也許一次學者的聚會,他們確實把部分受捐的錢花到吃飯上面去了。但他在大家的話題間、在各學科的交匯處,突然產生了靈感,就可能產生重大的發明和發現。”


作為浙江大學的校董,關于捐贈,呂建明也有自己的態度。


“現在我們的大學把人的因素看得太輕,把樓看得太重,對慈善是一個俯視的態度;我們的校友們又過于去追求這種虛名。事實上,我認為每個校友都應該有捐款,除非他生活窮愁潦倒。它要形成一種文化,并不因為我錢少就不捐,或者對錢的去向有懷疑就不捐。本身要打破這種懷疑,你要首先走出這一步。”

微信圖片_20200601113844.jpg

 呂建明(右)受聘成為浙江大學校董 


同時,他還特別強調了制度規范和公開透明的重要性。“大家捐出一部分或者讓渡一部分權益,集中在一個公共的‘池’里邊,去做公益的事情。掌握公益資本的,都應該承受監督,都應該極其規范、透明,這是社會的進步方向。但是你不能夠在一個理想社會到來以前什么都不做,我們的企業家和公眾還是要更多寬容。”


//////////


浙商責任價值觀

微信圖片_20200601103938.jpg

 呂建明(右)接受都市快報副總編姜賢正(左)采訪 


問:您如何看待家族傳承?

呂建明:對家族傳承的問題,不能考慮太多。如果一定要說,第一,要讓后代能夠維持體面生活、繁衍后代,也可以支持他們做一些藝術和科學等奢侈的事情。第二,要不惜代價投資后代的教育。第三,可以設立一個家族創新基金。如果說通過創新,你的后代能夠超越你,當然是好事情。所以要有教育基金、家族創新基金,然后一塊有息資產,就可以了。


問:您眼中的浙商是怎樣一個群體?

呂建明:浙商群體始終不斷地在接受考驗,群體也還在分化和迭代。大量的人還是會消失掉,新的一代人會起來。現在是在一個比較快速迭代的過程當中,這個群體將有一個涅槃重生的過程,我覺得最艱苦的時候還沒到來。


今天的社會是地球村,全球生意、全球事業,關鍵是你要把自己的事業做到最好,做得有價值,這是最重要的。現在還是要提高質量,要高質量發展,不能夠有一種“帝國情結”。很多我接觸過的浙商,都有這種情結。當然某種意義上我也有這種想法,也有沖動的時候,覺得自己是萬能的,什么都行。制造業、房地產、大健康、金融,什么都想干。



要順應變化,才抱得住未來。

//////////

本文內容根據都市快報副總編姜賢正對通策控股集團董事局主席、通策醫療董事長呂建明的訪談整理而成。



—END—


文字 編輯 排版 / 姜仲迪





欧美性交,亚洲视频在线观看2018,久久草这在线观看免费,一本道久久综合久久爱